在我们眼中,沙僧是个老实人,天上人间的仙女和富贵人家的小姐都视他为转业后的择偶佳选。
但也有人说沙僧鸡贼的很,取经过程中既不刷怪练级,也不积极响应团战,偶尔用纯正的广播腔嚷几句“大师兄,师傅被妖怪抓走啦”,最后就捞到个金身罗汉,是躺赢的先进性代表。

但是,他果真赢了吗?
你要知道,取经总结大会时,在比拒绝我的女生列表还长的表彰名单里,金身罗汉倒数第二。连倒数第三的净坛使者都撂给如来一句狠话:“他们都成佛,如何把我做个净坛使者?”你说倒数第二是个什么概念?
乌鸡国时,观音还曾说道:“当初这乌鸡国王,好善斋僧,佛差我来度他归西,早证金身罗汉。”
所以,沙僧得到的金身罗汉不仅不是唯一的,而且准入门槛也低,不过是个青铜段位。

你可能要说,沙僧每天上班除了打卡露个脸,做什么都不积极,不定级为青铜难不成他还想靠挂机上王者?
道理是这个道理,但沙僧为什么会芥末不求上进只求入镜呢?
你一定想拿块镜子给我照照,然后指着我的鼻子吼我:“这样的人还少吗?”
这样的人确实不少,但沙僧并不一样,他曾是个爱岗敬业的上进好青年。
他是凡人出身,因“英雄天下显威名,豪杰人家做模样”,之后才有了“玉皇大帝便加升,亲口封为卷帘将”,成为卷帘大将后,他“往来护驾我当先,出入随朝予在上”,兢兢业业的做着中南海保镖。
他后来也没去参加变形记,怎么说变就变了呢?这得从观音奶奶预约他入取经团伙那时说起。

观音那会子给沙僧说:“功成免罪,复你本职,心下如何?”沙僧回答:“我愿皈正果。”
“愿皈正果”的意思就是入佛门。
沙僧对恢复卷帘将身份不置一词,而是直接提出了转会到灵山的条件。很明显,人往高处走,沙僧此刻设想的是希望在灵山能得到比在天庭更加吃得开的位子。
而他做卷帘将时就已经“南天门里我为尊,灵霄殿前吾称上”了,到了灵山再更上一层,那还不更加威风拉面捞面凉面卤面炒面烩面汤面酱面?
然后沙僧还特别紧张唐僧宝宝的安危:“恐取经人不得到此,却不是反误了我的前程也?”沙僧此时显然是满枪热血地想快点跟唐僧大干一场。
并且他还拍着观音的胸脯保证:“再不伤生,专等取经人。”

取经人,那不用说,一定是和尚。
但是,当唐大和尚领着一猪一猴到了流沙河后,沙僧见到他们这么明显的一伙和尚,第一反应却是“一个旋风,奔上岸来,径抢唐僧”。
这可和拍胸部保证的时候不一样啊。
他就不怕弄伤了唐僧这个小鲜肉而毁了自己的前程吗?
反常,太反常了!
之后,观音的手下木叉出现,带来了观音的入伙介绍书时,沙僧又出现一个更反常的举动,他说:“这个主子,是他的帮手,好不利害!我不去了。”

这个主子,当然是说孙悟空。
可是,孙猴子这么赛雷的话,不就可以带自己超神带自己飞了吗,为什么他反而不想去了呢?
沙僧可是在玉帝跟前待过多年的,他不可能不懂一个道理:当团队里有一个比自己厉害很多的家伙,那你极有可能会被他压着出不了头。
很明显,在和猪猴交手过程中,沙僧摸清了了他们的实力。他和猪八戒一时难分胜负,但他知道他和孙悟空的战斗力之间差了整整十八个超级赛亚人。
他心里面的算盘已经拨到烂了:“取经是唐僧的镀金计划,如果胜利成果是一只鸡,那吮指鸡块一定是唐僧的,辣翅和烤翅一定是孙悟空的,等他们分完剩下的我还要和一猪一马分,那我老沙能得到点啥?”
鸡肋啊鸡肋。

所以沙僧前面的反常行为其实是有目的的:他要试探孙悟空他们的实力,来判断出自己在团队的地位,然后预估自己将来能得到什么级别的段位。
鸡贼的沙僧最终只能得到鸡肋,这和他的设想出了不止一点偏差,所以他才脱口而出“我不去了”。
可仔细一想,不去就要受“七日一次,将飞剑来穿我胸胁百余下方回”的苦啊,而加入的话,或许还有运气秀几把骚点的操作博一搏上位呢?

但加入后,沙僧很快就意识到现实比他想的更残酷。
正如自己是取经开始前就被定好的人选,他发现不仅唐僧是内定的,猴猪马都是早定下来了的,甚至他们间的座次在观音选人时就已经排好了。
如来观音在策划这场取经Show的时候就早已把他定死在了老四的位置,那将来到了灵山,他的地位又能高到哪里去呢?
沙僧的试探也很好地印证了这一点:他打一开始,就注定是个配角。
明明他眼神里渴望的是灵山更加光彩耀人的佛位,但笑意盈盈的如来观音却对他摇摇头,告诉他:“这,不是你的。”
接着拈花一指,把他黯淡的目光引向某个连镁光灯都难以照射到的角落并告诉他:“那,才是你的。”

那既然努力也是得到这个位子,混日子也是得到这个位子,谁会不选择混日子呢?
沙僧没躺赢,他一开始就已经输给了上头的安排。
假如哪天你去KTV遇到沙僧,他一定在撕心裂肺地麦霸着陈小春的那首《没那种命》。
因为他已经深信不疑一句话:
“是你的就是你的,不是你的就不是你的。”

留下一个答复

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!
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